光伏扶貧工程款為何屢遭拖欠?

發布時間: 2020-05-20 11:26:53   來源:中國能源報  作者:姚金楠

  “去年春節前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去欠款方的辦公室催款,跟上班一樣,后來可能他們看我也不容易,就給了1000萬元。并網差不多快兩年了,現在還欠著3000多萬元。”說起催款,協鑫能源工程公司澠池光伏扶貧項目負責人喬某向記者倒起了苦水。

  作為國家“十三五”首批光伏扶貧項目,澠池光伏扶貧電站為何遭遇工程款拖欠?在全國光伏扶貧推進的過程中,工程資金的整體給付情況如何?在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作為國家十大精準扶貧工程之一、已經幫扶全國407萬戶貧困戶的光伏扶貧又面臨著怎樣的考驗?

  “壓力實在太大了,已經嚴重影響到公司的資金狀況,我們是‘因扶貧致貧’了”

  喬某負責的澠池9.79MW村級光伏扶貧電站項目位于河南省三門峽市。2018年6月30日,項目實現全容量并網發電。然而時隔近兩年,項目仍有超3000萬元的工程尾款遭遇拖欠。

  據喬某介紹,作為澠池縣光伏扶貧項目的總承包方,協鑫能源工程公司全額墊資完成了電站的前期建設。“最初的總包合同是2017年底和三門峽投資集團旗下的三門峽市財經投資公司簽訂的。到了2018年10月,財經投資公司將項目轉至子公司澠池會盟投資有限公司,我們又補充簽署了三方協議。”根據合同和協議約定,項目總金額為5218.07萬元,2018年9月30日之前需支付合同暫估總價的60%,約3130萬元;2018年10月30日之前支付合同暫估總價的35%,約1826萬元;2018年12月30日之前支付尾款約260萬元。“實際上,在三方協議簽訂后,澠池會盟公司只支付了1000萬元,加上去年春節前支付的1000萬元,現在的欠款還有3200多萬元。”

  不僅如此,喬某告訴記者,在河南南陽市鎮平縣、駐馬店市遂平縣,協鑫承建的光伏扶貧項目也有著類似遭遇。僅在河南一省,協鑫被拖欠的光伏扶貧工程款總額就達到1.3億元。

  無獨有偶,2019年6月20日,中利集團因近100億元的巨額應收賬款收到深交所問詢函。中利集團在復函中稱,其中部分欠款便是參與光伏扶貧項目建設造成的。“在光伏扶貧項目上,我們前前后后墊資了差不多400億元,到現在還有很多沒有收回。壓力實在太大了,已經嚴重影響到公司的資金狀況,我們是‘因扶貧致貧’了。”談到做光伏扶貧項目的回款難,中利騰暉光伏技術有限公司國內戰略發展總裁陳杰也深感無奈。

  “政策叫停了負債建設,整個鏈條一下子被打破,貧困地區的政府哪有那么多錢,就只能欠著了”

  據協鑫能源工程公司統計,澠池光伏扶貧項目自投運以來,已累計發電1911萬千瓦時,按照0.85元/千瓦時的扶貧電價計算,項目總收益已達1624萬元。

  既然項目一直在運且有收益 ,為何澠池會盟公司遲遲不支付工程尾款呢?經過再三聯系,記者撥通了會盟公司董事長王明霞的電話:

  “這個事情我們已經有解決方案了,這是企業和企業間的事,我們自己可以解決。”

  “想和您具體了解一下,為什么項目運行將近兩年,現在才著手去解決付款的問題?是公司的資金緊張還是項目本身存在問題?還是有什么其他原因嗎?”

  “之前項目是有點問題的,變壓器老是不能正常工作。”

  “這種情況有多久了?現在解決了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就像我剛剛跟你說的,我們雙方企業已經在協商解決了,所有的問題都有方案。”

  王明霞以“正在協商解決”為由,拒絕透露更多信息。對于她所說的變壓器無法正常工作一事,喬某告訴記者,在項目竣工時,的確存在由于變壓器存在問題導致電站發電量偏低的問題。“但變壓器并不在總包方的工程范圍內,而是由當地電網公司負責,這一點我們也無能為力,而且我們也一直在積極配合電網方面的工作去解決。這些澠池會盟公司都是了解的,變壓器問題并不是工程本身存在的質量問題,而且現在已經解決了,所以這根本不是拖欠工程款的理由。”

  “總體來看,其實不同項目存在的一些細節問題根本不是光伏扶貧被拖欠工程款最關鍵的原因,我們做了那么多扶貧項目,見過的太多了,最根本的還是政策突變帶來的資金短缺。”陳杰所說的“政策突變”,指的是2018年3月國家能源局、國務院扶貧辦下發的《光伏扶貧電站管理辦法》。根據《辦法》,光伏扶貧電站由各地根據財力可能籌措資金建設,不得負債建設,企業不得投資入股。

  “在這之前,國家其實是鼓勵政府貸款或者讓企業參股建設的,最常見的模式就是企業先行墊資建設,在項目建成并網后將電站資產移交至當地政府,政府相關部門再將電站資產向政策性銀行抵押進行貸款,通過貸款支付企業此前的墊資。”陳杰表示,隨著政策發生變化,地方政府不能再負債,很多政策性銀行對扶貧項目的放貸也就此暫停。“政策叫停了負債建設,整個鏈條一下子被打破,貧困地區的政府哪有那么多錢,就只能欠著了。”

  “的確如此。”喬某指出,在澠池項目招標之初,當地已經和國開行協商了相應的貸款方案。“國開行當時也是同意的,但是后來政策不允許了。”

  此外,有業內知情人士透露,部分省份光伏扶貧欠款嚴重也與大量扶貧電站未錄入國家補貼目錄有關。“有些是當地政府在申報的時候出現了紕漏,錯過了截止時間,導致一些本該納入國家目錄的項目沒有第一時間進入,項目不能享受到相應的扶貧電價補貼,整體收益就會受到影響。還有一些項目在申報或者審核的過程中,所在地正好‘脫貧摘帽’不再屬于國家級貧困縣、貧困村了,最終項目就沒有進入光伏扶貧之列,但是當地政府在籌備甚至招標時卻是按照扶貧項目在做,這在后期也容易產生一些問題。”

  “此前項目遭遇欠款的歷史遺留問題,真可能是一場持久戰”

  目前,針對河南省澠池、鎮平、遂平三地光伏扶貧項目拖欠工程款一事,協鑫能源工程公司已通過“人民網-領導留言板”頻道向當地主管部門反映。其中,三門峽市委書記劉南昌和南陽市鎮平縣委均已給出公開回復,表示已與欠款公司聯系對接,企業也將積極籌措資金,及時支付剩余款項,爭取早日還清欠款。

  對此,喬某表示,公司也已收到相應回復。“說的也是‘及時’‘爭取’這樣的字眼,但更希望對方能給我們一個具體明確的還款計劃,比如整體的還款周期是怎樣的,到哪個時間點可以支付多少錢等等,但是目前還沒有看到類似的方案。”

  “縱觀全國來看,對于光伏扶貧而言,在《辦法》出臺之前,確實有企業墊資建設回款困難的問題,甚至延伸出一些地方政府通過當地其他資源置換項目資金的亂象。”有行業專家指出,國家規范光伏扶貧管理的初衷也正在于此,“所以現在的項目運行其實也在朝著規范的方向在走。”

  在《辦法》頒布后不久,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和國務院扶貧辦開發指導司相關負責人曾公開表示,“十三五”首批光伏扶貧計劃項目中如有負債建設的,國務院扶貧辦要牽頭指導和督促地方政府制定還款計劃,并在2020年前還清債務。

  然而,在具體實施中,欠款問題到底該如何解決?上述行業專家坦言:“此前項目遭遇欠款的歷史遺留問題,真可能是一場持久戰,絕大部分政府部門或者公司應該并不是惡意拖欠,而是真的沒錢,短時間內很難有可以普遍適用的解決方案。”

中國電力網官方微信

      關鍵詞: 光伏扶貧
評論
用戶名: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400-007-1585      在線投稿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宁夏11选五最划算玩法 青海快三开奖专用走势图 浙江十二码走势图真准网 齐鲁风采群英会走势图 3u娱乐城百家乐赌博 江西11选5投注技巧 江西十一选五爱乐彩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开奖 四川省福彩快乐12开奖 网赌一天赢一点现实吗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