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網公司“揮別”5G合資建網計劃

發布時間: 2020-05-22 11:22:22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作者:周慧之

  一波三折,國家電網與中國廣電的5G合資建網計劃,還是無果而終。

  5月20日,中國移動(00941,HK)在香港聯交所發布公告稱,其母公司已與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下稱“中國廣電”)就5G共建共享簽訂合作框架協議。

  雙方合作的主要內容包括,按照1:1比例共同投資建設700MHz頻段5G無線網絡,共同所有并有權使用700MHz頻段5G無線網絡資產;在保持各自品牌和運營獨立的基礎上,共同探索產品、運營等方面的模式創新。

  如此,繼2019年6月6日歷史性發放四張5G運營商牌照之后,中國電信業即將開啟“移動+廣電”與“聯通+電信”的“對稱新格局”。去年9月9日,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宣布共建共享一張5G接入網。

  這也意味著,自2019年下半年以來,國家電網與中國廣電就700MHz頻段5G建網合資的“聯姻意向”,在幾番談判之后,最終未能結成果實。不過在700MHz之外,中國廣電還手握4.9MHz頻段,是否繼續與中國移動合作暫未明確。

  1:1方案化解股權分歧

  去年12月,一份國家電網擬用中國廣電700MHz頻段、60MHz頻譜資源建設5G網絡的方案流傳至社交平臺,引發能源、通信行業熱議。

  據eo此前報道,去年10月已有關于中國廣電與國家電網合資5G建網的消息流傳,雙方的合作意向在當時已獲得主管部門支持。上述方案為初級版本,而后幾經修改更新。

  控股權的界定,一度是國家電網與中國廣電談判進程中,難以達成共識的焦點。從目前落錘方案來看,中國移動與中國廣電最終以1:1均等出資,也回應、化解了前述雙方對“誰來主導合資公司”的談判分歧。

  “最新敲定的共建共享組合,不違背技術特點和專業規律。”業內人士分析認為,與國內實力最為雄厚的運營商合作,對電信網絡規劃、運維經驗不足的中國廣電而言,是更合適的選擇。

  不過,國家電網也未必會成為局外人。業內人士判斷,接下來國家電網以B端客戶的身份,使用中國廣電與中國移動共建共享的5G網絡,仍存在較大的可能性。

  中國廣電在完成“全國一網”之后的最新定位是,服務各級黨委和政府以及社會各行業的“國家重要信息網絡基礎設施運營商”。作為國民經濟基礎部門的能源電力領域,正好匹配該網絡定位的服務對象。

  “即便國家電網不做網絡運營,也可以負責5G電力業務的推進,以及電力塔桿資源的協調等方面工作。”上述人士分析認為。

  人事變更下的主航道歸位

  人事變動及其所帶來的公司導向、戰略思路與管理風格的變化,間接影響了國家電網與中國廣電5G建網合資談判的走向。

  eo此前報道,從2019年底至今,國家電網和中國廣電雙方處境均經歷了人、財、事等一系列關鍵要素的變化。曾引發能源、通信領域強烈共振的跨界合作,短時間內被注入眾多不確定變量,合資事宜一度處于搖擺狀態。

  對于這場聯姻能否如期而至,今年年初,市場上有著截然相反的判斷:

  一種認為,國家電網戰略導向及投資思路已有所調整,將更加聚焦主營業務,跨界合資可能性正在降低;另一種則認為,在穩就業、穩投資的政策風向標下,發力5G建設,彌合投資、注入需求,對電網是加分項。

  自主可控、大投入、回歸主營業務,是國家電網需要同時平衡的三大變量。透過合資建設5G網絡終止的案例,可以看到,在新的“一把手”上任之后,國家電網把最大的權重系數,給了最后一個變量。

  事實上,從今年國家電網發布的一系列公司戰略導向中,可以觀察到其業務定位以及邊界的回歸。

  3月16日,國家電網提出“具有中國特色國際領銜的能源互聯網企業”的目標。國家電網黨組書記、董事長毛偉明指出,在建設“能源互聯網”的過程中,能源是主體,互聯網是手段。

  而在同步組建的“新基建”工作領導小組和專項工作組,國家電網對于發力的目標領域,側重的也是特高壓、充電樁的建設,即與主營業務、電能替代關聯更為緊密的領域。

  對于5G網絡的選擇問題,4月2日,在國家電網召開的“新基建”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毛偉明表示,要深化與電信運營商等方面的合作,積極推進5G示范應用。其釋放的信號是,使用5G公網可能會成為電網場景的重要選擇。

  與之呼應的是,今年3月,國家發改委、工信部下發的《關于組織實施2020年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工程(寬帶網絡和5G領域)的通知》。

  上述文件提出了5G的七大應用場景,其中,“智能電網”場景的5G技術規?;瘧盟悸肥?,“開展端到端網絡切片及資源調度系統研發,滿足智能電網業務管理區隔離、業務隔離等網絡需求。”

  央企緊日子下的現實選擇

  歸位主營之外,對于非主營業務領域投資回報的考量,同樣是現階段國家電網與中國廣電合作5G合資建網計劃終止的重要因素。而疫情防控進入新常態,正在加重對這一因素的考慮。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實體行業供應鏈受到嚴峻挑戰,服務業更是直接受到沖擊,由此導致電力、油氣等能源行業消費量出現斷崖式下滑。在“量價齊跌”的壓力之下,一、二次能源企業雙雙遭遇業績寒冬。

  根據國家能源局公布的數據,一季度全社會用電量同比降幅6.5%,為十年來增幅新低。4月30日,中國債券信息網披露的數據顯示,國家電網一季度營業收入與去年比下降8.85%,一季度凈利潤虧損9.255億元,同比下滑106%。

  在對接國家戰略要求、宏觀政策導向的同時,做好長期過“緊日子”的生產經營準備,盡可能挖掘降本增效空間,是現階段能源央企的普遍處境。

  有業內人士告訴eo,國家電網用好運營商的5G公網,同樣可以支持中國的5G基礎設施的建設。自建5G專網在成本回收方面存在很大難度,國家電網自建專用通信接入網并非最好選擇。

  在上述人士看來,國家電網在通信網絡規劃、建設和運維方面均欠缺經驗,在底蘊不足的情況下大舉進軍5G投資容易失敗。傳統運營商有龐大的客戶體量,要回收5G網絡尚需要數十年的時間,更何況是沒有經驗的電網。

  傳統運營商尚通過共建共享5G網絡“抱團取暖”,而能源企業也在重估5G合作新模式。

中國電力網官方微信

      關鍵詞: 國家電網,5G
評論
用戶名: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400-007-1585      在線投稿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宁夏11选五最划算玩法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168 聚众赌博拘留多少天 幸运飞艇是骗局新闻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佳永股票配资 安徽快3开奖直播同步 内蒙古快3预测今天蒙古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开奖5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