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基的考量——訪隆基股份總裁李振國

發布時間: 2020-05-22 11:14:20   來源:經濟觀察報  作者:高歌

  疫情期間,光伏行業加速出清,從今年一季度光伏企業上市公司表現來看,業績分化明顯, 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隆基股份”)以19.65億元凈利潤位居第一,而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其凈利潤為52.8億元,幾乎是光伏上市公司凈利潤的總和。

  過去5年間,隆基股份硅片及組件產能大幅擴產,進入2020年,在疫情抑制大部分光伏企業的盈利能力之時,隆基股份的擴產計劃仍未停止。

  “不領先不擴產”是隆基股份對外宣稱的準則之一,但外部環境的變化、新技術路線的逼近等諸多不可控因素,也為其大規模的擴產的最終結果投下某種不確定性。

  隆基股份作為光伏行業的頭部企業,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視為中國光伏行業的縮影,疫情當前,站在產業的十字路口,其對技術路線的選擇、對商業模式的調整與思考,足夠具有借鑒意義。

  5月17日, 隆基股份總裁李振國接受經濟觀察報的專訪,以下是基于采訪內容的文字整理。

  經濟觀察報:如果說疫情的沖擊加速和提前了企業的“躍遷”,在這種背景下如何理解躍遷,將這個動詞用在隆基的變化之上是否貼切?

  李振國:如果從隆基的規劃或做事風格的角度上來說,我覺得它可能并不是一種躍遷,因為我們遵循的做事原則還是一貫的。從結果上來說,也許會跟同行業或者說是跟其他行業的遇到情形相比有所區別。但總體而言,我覺得“躍遷”似乎還不是十分貼切。

  這些變化首先應歸于行業發展的結果,時至今日行業確實出現了比較大的變化,比如說疫情使得整個供需關系相對的階段性失衡,導致產品的價格又有一定的下降,意味著光伏造價的降低。這種下降使得今天在中國除四川盆地等光照資源不是太好的區域外,絕大部分地區光伏的平價好像突然之間都能實現。如果從這個角度看,似乎整個行業實現了“躍遷”,但仍舊是多年以來逐步累積的結果,只不過在疫情的觸發之下加速了平價的進程。

  站在隆基自身的角度,其實我們這么多年的做事風格一直遵循著幾條原則。首先是對光伏行業的發展抱有堅定的信心,其對人類面臨的氣候問題、能源安全乃至糧食安全問題都具有重大的意義,并將隨著行業的發展對上述領域做出貢獻。

  第二個層面是我們在判斷問題的過程中,比如說在技術路線的選擇或者遇到重大的決策問題之時,我們應該怎么去思考?包括在碰到一些重大的技術難題時該如何判斷它的實質?

  這個方面我們遵循的是兩個原則,第一個原則就是伊隆·馬斯克講的第一性原則,因為我們公司的主要決策人都是學物理出身的,總想找到事物的本質,即最實質的東西。

  第二個原則就是立足未來。我們不能看一件事情僅限于當下,在三五年以后,它會是怎樣的狀況,甚至十年八年以后會有怎樣的演變?通過這兩個原則把問題的實質或方向判斷出來,才能在正確的道路上或者是正確時點上開展工作。

  第三個層次,我們一旦找到方向,或者是真正的關鍵點,就會迅速投入重大的研發資源,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并且迅速推廣到大工業的生產線上,形成技術領先、產品領先和成本領先的結果。

  第四個層面是在企業經營的過程當中,一定要保持健康的財務狀況。這樣才能可持續,這也是這些年來我們保持的相對比較謹慎和偏保守的決策狀態的原因。所以我覺得隆基其實是遵循以上四個層面的考慮,使得我們在往前走的過程當中,不至于“掉鏈子”。

  我們多年來遵循這些原則,以這種方法經營公司,看起來是一步步形成了還不錯的結果。如果行業內有其他人在這幾個方面可能思考得比我們更為深入,或者執行得更好,也可能會做得比隆基更好。

  所以說站在上述層面來看,我覺得它還不是短時間的“躍遷”,其實是我們遵循一貫做事的風格和方法而出現的必然結果,并且這個結果不是突如其來的。

  疫情的走向具有不確定性,但終究會過去,我認為光伏產業還是不會受到影響,因為人們至此可能會更加關注能源安全及能源本地化的問題,甚至會在更高的層面上關注可持續發展。而光伏產業的發展是契合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和現實的。

  經濟觀察報:審慎的財務水平和激進的擴張節奏之間是否矛盾?“不領先不擴產”是隆基遵循的原則之一,但如何確保技術路線是領先的,隆基有何判斷的依據以及一以貫之的標準?

  李振國:我們當然是有很嚴格的評判標準的,光伏產業的主邏輯是發出一度電的成本是否能夠不斷降低。之所以說是“不領先不擴產”,對領先性的判斷是基于同樣資源條件下,是否能夠達到度電成本最優的方案或技術路線。同時又有一個判定標準是要立足未來,不過如果這種未來太遠或許會有新的技術出現,有可能會超出我們的認知,但是會在我們的認知范圍之內做出判斷。

  現在市面上可能還會看到一些其他的技術,比如說是某個技術的轉換效率會更高,在這些情況下,我們都會做極度深入的研判。但是唯一衡量的標準是度電成本最低,這也是終極標準。

  比如某一個環節的低成本,或者某一個環節的高轉換效率,如果不能夠映射到對度電成本的一種長期貢獻之上,如果轉化效率的提高可能帶來的價值遠遠低于為實現這一價值所付出的成本,則不見得就是好技術。

  從研發團隊情況來看,我們本身是技術出身,所以對創新研發十分重視,對技術發展的方向更為關注,首先即是這種方向跟行業的終極的服務本質是否相契合,即度電成本最低的終極判別標準。通過這些年的發展經驗,研發創新已經同大規模生產結合得非常緊密:看到問題、找到本質、投入研發、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再快速導入生產線。這種循環改進的方式已經嵌入研發與生產相結合的體系之中,日益成熟。

  即便是在單晶硅這一十分成熟的產業之中,每年都還會有幾十個持續改進的項目正在進行,共同完成上述循環。隆基在研發方面的投入每年約是銷售收入的5~7%。在過去這些年間,這一比例如果在其他行業里不一定算高,但是在光伏行業里則不然,光伏行業平均水平大概是在1~2%。

  我們的研發隊伍有幾百人的規模,從2015年起我們介入到下游的電池組件環節,在這方面的研發也進行了相應的配置。最近我們還會有一些系統端的研發也在順暢進行中。

  經濟觀察報:從去年下半年起,融資環境趨緊,光伏行業中的一些企業資金狀況承壓,今年在補貼退坡疊加疫情影響的情況下,行業情況似乎更加緊張,對此隆基怎樣看待外部環境的變化帶來的影響?

  李振國:我覺得當一個企業具備一定的競爭力,比如說剛才我談到的技術領先、產品領先、成本領先同時又有比較穩健的財務等基礎條件時,那么市場的變化對其帶來的影響就較為有限。

  舉例來說,原來預計2020年,當時疫情還未爆發,全球市場規模大約為150GW,當然疫情下海外市場受到一定影響,也許最后實際全球市場規模會歸于110GW。這種變化對于隆基而言,2020年的利潤狀況在兩種狀態下是不同的,但是基本上不會影響已經形成的對業務發展的規劃。

  比如說我們在年報中指出,今年硅片的產能要到75GW以上,組件規劃為30GW以上,去年硅片大概是42GW;組件則是14GW。今年單晶硅片出貨量目標58GW,組件出貨量目標20GW。當然如果是在150GW的市場規模的情景下,我們實現這個目標會比較容易,并且可能還會有比較豐厚的盈利。但是如果是即使110GW,我們相信同樣會實現目標,底氣來自于剛才我講到的基礎條件。

  如果只是110GW的市場規模,在價格方面市場可能會出現像過去的一兩個月的較大幅度的降價,可能會導致我們的盈利水平弱于150GW市場容量的預期之下,但是這不會影響到我們的發展和生存。

  不過對于競爭力偏弱的企業而言,這兩種狀態可能確確實實會是生死攸關的問題。比如說在150GW情況下,還能在行業里存活。但如果只是110GW的局面,則難以為繼。關鍵還是得有核心競爭力,以及健康的財務狀況作為支撐。這是在不同的市場環境預期下,或者說是在面對市場比較劇烈波動的情況下,企業能夠繼續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原因。

  我們的融資還可以,從年報中也可以看到,公司的有息負債十分少。在過去這些年,我們在資本市場上的融資通道也是暢通的,融資的結果也不錯。如果從債券融資和股票融資來看,過去幾年間我們達到了100多億元的水平。從銀行的融資情況來說,我們還是比較少的。有一部分長期融資,比如有些項目可能有項目貸款,短期的流動資金,實際上用得很少。

  經濟觀察報:有觀點認為當前的光伏行業可能會繼2008年的金融危機、2012年的歐美雙反,以及2018年531新政之后的行業調整后,再次進入產業“寒冬”,對此您怎樣看待?該如何形容中國光伏企業正在面臨的狀態?與前幾次有何不同?

  李振國:我并不認為即將步入所謂的行業寒冬,今天的局面同2012年、2018年的兩次行業調整相比既有區別也有相同之處。

  2012年的調整主要是結束了光伏行業完全同質化競爭的局面。在那個階段之前,所有的企業都賺錢,跑得越快、做得越大,則賺錢越多,同時當時的市場相對單一,主要是歐洲市場:2008年之前主要依賴德國市場,2010年時意大利市場突然發力。同時那個階段所依賴的市場還是補貼市場,那么一旦危機發生,市場無法支撐當時的產能規模,所有的企業都虧損,此前規模大的、跑得快的企業虧損得更多。

  至于2018年“531”我認為其影響十分短暫,總得來說是國內市場在2017年發展速度很快,同時在補貼方面國家的壓力較大,因此希望在政策上做出調整。“531新政”確確實實給行業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在“531”之后,產品的價格各個方面出現劇烈波動。國內市場當時還沒有實現完全的平價上網,但在海外很多國家和地區已經能夠平價。“531”的沖擊導致產品的價格下降幅度比較大,促使了光伏與傳統能源相比的競爭力的極大加強。海外市場迅速作出反應,當時我們認為行業恢復可能需要三五個季度,但是事實上大概三、四個月時間到四季度,海外市場基本就已迅速起來。從硅片的價格就可以看出海外市場的發展是非常迅猛的,從2018年的四季度開始,連續六個季度,我們的硅片價格十分穩定。

  因此2018年的這次調整一方面十分短暫,另一方面也能看出企業的分化。競爭力相對比較強的企業,其實迅速走出“531”陣痛期,并且業務成長較快。

  當然也有一些企業競爭力相對較弱,在2019年時,你也會看到行業中有些企業即便在環境比較好的時候也沒有很好的業績表現。當然還有相當一部分企業其實已經退出了公眾視線,因為它們體量小,大家可能并沒有關注到它,就自然消失了,這種情況也是存在的。

  這次疫情產生的影響跟前兩次的情況的區別在于,第一個是平價上網的國家和地區的覆蓋面更加廣泛。這次價格的下降進一步奠定了光伏與傳統能源競爭的優勢。最近在阿布扎比有一個2GW的光伏項目,上網電價其實不到一毛錢人民幣。國內最近這一波價格下調,實際上導致了除個別光伏資源不是太好的之外的大多數區域也都能夠實現與火電同相同的這種上網電價,有些地區甚至更低。

  我們也相信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實現今年的銷售目標,企業仍然會繼續成長。如果沒有疫情,有可能我們今年在利潤上會有很好結果。當然目前在疫情過程中企業的盈利能力會受到一定的影響。至于分化的結果目前沒有辦法做出預測,還是要看行業中大家的競爭情況。

  經濟觀察報:從疫情發生之后也有很多概念出來,比如說新基建,結合到光伏產業會有“光伏+數據中心”等等,隆基怎樣界定這樣的新名詞,會以怎樣的節奏去進入到新的領域?

  李振國:隆基首要的關注點在于打造核心能力:為光伏發展提供度電成本最低的這種產品和技術解決方案。

  關于新基建的定義方面,我們沒有做太深入的這種研究,但是我們認為光伏的發展,不論疫情出現與否,都是符合社會未來發展的可持續性要求的。所以它在不在這個定義里面,從表面的文字上我覺得不重要,從實質上來講,它是順應社會發展的重要方向。

  疫情發生后,我們也感覺到國內的光伏市場的發展應該會比去年年底的判斷更加樂觀。此前我們認為國內今年會是30~40GW的市場規模。從目前來看,我們認為40~50GW應該是更切合實際的。

  原因在于疫情導致的這一波價格下降,讓光伏的競爭力進一步加強了。第二點是,在疫情下,海外的投資以及業務會受到影響,有效刺激了國內市場的投資及需求。

  經濟觀察報:光伏產業的技術更新迭代很快,一些新的技術也正在逼近,如對“大尺寸”的探索,在這一方面,隆基的優勢及劣勢從何體現?

  李振國:首先尺寸不是障礙,比如說像我們2015年以后的單晶爐,生產更大尺寸是沒有問題的,包括我們最近布局的這種單晶爐,像12英寸的單晶、16英寸,甚至是去生產18英寸也不是說不完全可以。但是尺寸的演變其實最終的結果仍然還是要遵循我們最開始的基本性原則,需要跟度電成本掛鉤。所以說尺寸的變化,我們認為一種路徑優化。

  回溯其過程,在2017年之前,整個行業還是受到一些限制。6×10的組件的面積就是1.6平方米,6×12的組件面積約為兩平方米,組件的外形尺寸較為固定,因此那時候去優化這種硅片尺寸的空間也很小。

  我們那時候做的優化是把硅片的尺寸從M0變成M2,前者的邊距是156mm,后者是156.75mm??雌饋磉@種變化十分之小,不過會使組件的輸出功率提高大概2~3%,大家比拼的焦點還是在電池轉換效率的提高上,以此作為主要突破方向。

  進入2017年,有些同行就開始考慮是否可以把組件稍微做大一點,但是當時大家基本上還是在組件尺寸上進行微調,比如說調整2~3mm,或者說10mm以內??梢杂酶笠稽c的尺寸的硅片去做這些事情,從2017年到2018年期間就出現157.25mm,157.5mm、158mm、158.75mm,也有些地方出現了161mm等類似的尺寸。

  起初隆基是堅定希望行業更為標準化的捍衛者,所以我們對此一開始并不是十分支持。但是后來我們發現客戶是接受這種變化的,因為這種改變可以提高功率,同時在系統設計的過程中,也有一定的冗余,能在系統不變的情況下,裝稍微大一點的組件提高功率,這對客戶來是有一定價值的。生產經營業務,客戶的需求是第一位的,既然客戶愿意這么做,我們就應該要順應這種做法。所以在2018年,我們花了很長時間討論到底應該做什么樣的尺寸。

  各種各樣的分析之后,我們設置了一個邊界,因為國內外當時已經有100GW的電池生產線了,那么電池生產線能夠升級改造兼容的最大尺寸是什么?其實我們推出M6的根本原因是在上述邏輯之下的,找到邊界之后就把166mm作為尺寸變化的確定值。這個產品我們在2019年SNEC展會正式推出,同時Hi-MO4組件也對應推出。

  去年8月,友商發布的210mm又對邊界進行了突破。我覺得該產品的發布對行業是有很大意義的,能讓大家將思維放得更開:后166時代應該是什么?我覺得它給大家開辟了思考的空間。

  于是166mm變成老產能的邊界界定。在那之后,如果要建新產能,什么尺寸才是合理的?我們也對下一步到底該是哪個尺寸做了很嚴格的分析。

  站在拉晶成本、切片成本等電池成本,還有組件成本,以及對系統成本的影響上,我們全方位進行了分析,可以看到近一周大概有三家主流的廠家不約而同地選擇180mm作為下一步發展的尺寸。

  界定這一尺寸的原因在于集裝箱運輸的包裝尺寸,由于組件的運輸成本在其總成本中的占比越來愈高。特別是很多市場在海外需要涉及遠洋運輸,一兩毛錢的運輸費用對于在10年以前組件是在30塊錢一瓦的水平時,這樣的運輸費用是不高的。但是今天組件降到了一塊六左右,那么兩毛錢的運輸費用就會成為極重要的考慮因素。

  包裝要適合這種遠程運輸,就會在尺寸方面存有邊界。因為180mm對應的組件的寬度是1130mm,這一寬度恰好是集裝箱豎著包裝組件,兩個包裝箱摞在一起進入到集裝箱的極限尺寸。

  當然也可以平放,因為平放就能不受尺寸的限制。但是平放在運輸過程當中的顛簸可能會導致組件隱裂,而為了避免這種傷害,就需要用更厚的玻璃,或者是用邊框保護,這也會增加成本。

  因此180mm是將運輸邊界作為條件設計而出的尺寸,這個尺寸在拉晶切片電池組件方面也是十分優化的方案。同時如果是72片的情況組件功率大概在530W,也能達到500W+的水平,電壓也只有49伏,在進行電站設計安裝時也較為有利,這是我們推出這一尺寸的背景。

  而三五年以后,會不會有些邊界條件被打破?我覺得也不一定。因為行業發展總是階段性地在進步,由于受到邊界條件認知的限制,五年以前我們也想不到180mm就是很好的尺寸。

  未來邊界條件也會有一些新的變化,致使尺寸隨之改變。我覺得是有可能的,順應即可。具體到那個時間會是什么尺寸?今天無從知曉,可能是200mm或210mm,或者是230mm及250mm,有待于整個行業逐步的發展,也許到某一個節點,會有一個更合理的尺寸出現。

  經濟觀察報:隆基是否關心外界對于資金能力、庫存情況、投資節奏、負債水平、盈利能力的質疑和猜測,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的關鍵指標,超越這些數字,還有什么是隆基本身更為關心的?綜合多年來的發展,如果要用幾個關鍵詞做總結,您的答案是什么?

  李振國:我們真正關注的其實是多年遵循的做事風格,比如說對行業的信心,對方向和問題的判斷的兩個原則,以及我們要迅速的在研發上投入資源,快速導入生產線,然后形成的技術領先、產品領先和成本領先的能力。當然我們也很看重保持財務的健康來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局面。

  至于關鍵詞,我覺得第一個詞就是“穩健可靠”,我覺得這點是最重要的。第二個詞是“增值”。隆基有六個字的理念叫做“可靠、增值、愉悅”,首先你需要是靠譜的,得保證能夠持續走下去;要走得穩,就得財務健康、產品可靠,公司要靠譜要講誠信。

  第二個理念也是極其重要的,要能夠給周邊帶來價值。比方一個產品能給客戶、供應商帶來價值。同時對于把公司作為事業發展平臺的幾萬員工而言,也要能給他們帶來價值增值的空間。這是我們將增值作為重要的核心點的原因所在。

中國電力網官方微信

      關鍵詞: 隆基股份
評論
用戶名: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400-007-1585      在線投稿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宁夏11选五最划算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