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給電力企業帶來的“冷思考”

發布時間: 2020-03-16 13:47:10   來源:《國電力企業管理》  作者:徐進

  鼠年新春之交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中華大地蒙上一層厚重的陰影,也給全體國民上了一堂非常生動的危機管理課。它暴發的地點位于華中重鎮——九省通衢的湖北武漢,因恰逢春節放假之時,迅速向湖北全省城鄉彌漫開來,乃至全國所有省市區無一幸免,甚至境外多個國家和地區也受到波及。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讓每個國人都難以置身事外,為了阻止病毒擴散,封城閉路、停工罷市、閉戶禁聚等前所未有的隔離措施大面積實施,必然對我國經濟和部分行業造成非常大的打擊和破壞。隨著防疫阻擊戰的持續推進,作為國民經濟的重要基礎產業的電力行業受到的損害程度雖沒有商貿旅游、餐飲住宿、交通運輸、娛樂服務等服務性行業那樣巨大和嚴重,但帶來的直接或間接損失也是不容低估的,受到的沖擊與影響也是特別深遠的。電力企業如何化險為夷、變危為安、化危為機是值得認真思考和深入研究的課題。

  新冠疫情對電力企業的影響難以估量

  新冠疫情是繼SARS之后我國又一起特別嚴重的公眾健康安全事件,充分暴露了我國在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高速度城市化過程中現代城市管理存在較大的“短板”和不足,既是大自然對人類貪婪本性的惡意懲罰,也是對處于不同行業和不同生命周期企業的善意考驗。它發生的時代背景、所處的經濟環境及公眾的防范意識雖然與2003年的SARS疫情有很大的不同和改變,但帶來的綜合影響和沖擊程度是絕不會亞于SARS的,甚至“有過而無不及”。具體結合電力企業來說,其產生的負面影響和危害程度預計主要體現以下三個階段和三大方面:

  從短期來看,即從春節前采取措施到新冠疫情基本得到控制(預計國內在四五月間、國外在五六月間)的這段時間,這一階段對電力企業的影響是突發性和直接性,主要表現在:一是防控措施力度的加大和企業捐款捐物的加碼,導致消毒、滅菌、安防等相關費用和支出的大幅增加,貨款不能及時收回,借貸還要按時償還,資金需求壓力明顯加大,一些中小電力企業面臨著現金流緊缺或斷裂的風險;二是由于職工上班的延遲和隔離措施的實施,一些企業難以按計劃復工,生產經營活動被迫中斷,工作計劃無法布置,管理措施無法落實,生產任務無法完成,而職工工資和社保、租金及物業管理等費用還需要照常支付,這些費用支付在短期內將是這些電力企業最大的資金負擔;三是因交通封堵等因素影響,導致生產所需要的原材料、燃料、輔助材料及相關配件進貨出現困難,采購價格和人力成本也會隨之相應上漲,不可避免地加大了電力產品的制造和生產成本;四是因一些在建電力項目難以按計劃復工,處于停工停建狀況,而原本計劃新開工的電力項目可能被迫拖后開工,今年上半年尤其是一季度的電力投資增速可能會出現較大回落甚至轉為負數。

  從中期來看,既從新冠疫情得到基本控制至社會經濟生活基本走上正軌這段時間(大約會持續半年至一年左右時間),這一階段對電力企業的影響具有持續性和疊加性的,主要表現在:一是因新冠疫情帶來餐飲、商貿等服務性行業的停擺和部分加工制造等耗電大戶的停工停產,社會用電量需求大幅降低,發電平均利用小時預計將明顯下降,一些發電企業和供配電企業經營效益不可避免出現較大波動,甚至陷于虧損局面;二是因新冠疫情帶來的“用工荒”以及各地開工時間的延遲、生產配套不協調、交通運輸緊張等問題出現,將會帶來新能源項目建設工期的延遲和工程造價的增大,如果不能在年底之前投產并網,將直接影響到電價補貼能否順利獲取,對項目后期效益帶來顛覆性打擊;三是因新冠疫情帶來的建筑材料、用工成本上漲以及承建項目不能按合同要求完工等情況發生,導致所承建工程被項目業主索賠、處罰等履約風險,使承建工程面臨較大的虧損,讓本來經營困難的電建企業更加雪上加霜;四是因新冠疫情導致海外訂單不能按時交貨,遭遇海外訂單大量取消而丟掉海外市場,影響電力企業“走出去”業務的拓展。

  從長期來看,即整個“十四五”規劃這段時間,這一階段對電力企業的影響具有長遠性和兩面性,主要表現在:一方面對我國電力產業政策來說,新冠疫情讓政府更加堅定降低全社會尤其是中小企業用電成本的決心,電價下調將是大勢所趨,這有利于促進能源行業加快改革轉型步伐,進一步優化能源結構,為社會提供高效優質低成本的電力產品;另一方面對電力生產經營企業來說,電價下降給發電和電網企業帶來更大生產經營壓力的同時,也迫使其進一步加快企業市場化改革步伐,加大精細管理和降本增效力度,加速向先進能源科技和高端能源服務企業轉型。

  新冠疫情將給電力行業發展帶來新變化

  新冠疫情給我國經濟和相關行業帶來巨大挑戰的同時,也孕育著難逢的發展機遇,特別是我國目前經濟實力同17年之前相比有了顯著提高,抗風險能力不斷增強,以“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為特征的新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日益牢固,新冠疫情結束后,我國商業形態和企業格局將必然會迎來一場重構和升級,極有可能催生出電力行業發生以下“十大”方面的新變化,成為電力企業戰略轉型、高質量發展的“推進器”。

  “遠程辦公”將成為新風尚。因新冠疫情持續蔓延,開啟了全國人民“閉關”模式,尤其春節假期延長,遠程辦公服務迎來了“剛需”,甚至有人將2020年稱之為遠程辦公的元年。阿里、騰訊、華為等電商巨頭紛紛宣布免費開放或升級包括視頻會議、文檔管理、客戶管理、合同管理、在線培訓等遠程辦公全套解決方案,遠程辦公、居家辦公將由此改變電力企業的管理模式。

  “無人值守”將成為新動向。隨著人工智能不斷突破,智能機器人在電力運維行業得到較廣泛應用,新冠疫情將讓機器人代替人工完成電站設備的日常巡視、紅外測溫、狀態核對的“無人值守”模式變得更加普遍和普及,并在光風等新能源和輸變電等項目中得到更加廣泛運用,這種模式不但有利于優化內部資源配置,大幅降低人力成本,而且使電廠運維檢修更趨專業化、扁平化和精益化。

  “智慧電(工)廠”將成為新潮流。新冠疫情讓企業用工再現緊張和短缺,打造無人或少人工廠勢在必行。綜合運用互聯網技術、大數據系統、云計算技術對推進傳統電(工)廠進行智慧“嫁接”,通過生產線重構與動態智能調度、生產裝備智能物聯和多維人機協同與互動操作系統,實現生產設備網絡化、生產數據可視化、生產過程透明化、生產現場無人化,在大幅降低用工需求的同時,全方位提高企業的自動化水平和勞動生產效率。

  “智能電網”將成為新方向。突發事件往往最考驗電網的運行效率、供電可靠性等應急保障能力。借助5G技術的移動互聯、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和通信技術,實現電力系統各個環節萬物互聯、人機交互,打造狀態全面感知、信息高效處理、應用便捷靈活的數字化、智能化電網,使電網將像互聯網一樣“即插即用”,將是智能電網發展的新方向,到時停電風險顯著降低,電能質量和輸電效率大幅度提升,多樣化的用電需求都將被滿足。

  “綜合能效服務”將成為新趨勢。今年2月4日工信部發布《充分發揮人工智能賦能效用協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倡議書》,倡議要求以最快的響應速度和實際行動做好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技術保障工作。這給未來電力網上綜合能效服務提供了新借鑒,包括用能咨詢服務、用電行為數據服務、能效分析預測、節能服務以及智能家居、故障排查、定向或隨機回訪等綜合能效服務都將由AI替代并提供遠程診斷和咨詢,服務效率大幅提升,客戶的體驗感明顯增強。

  “柔性管理”將成為新要求。隨著柔性生產系統在電力領域廣泛應用,以前那種依靠權力和影響力的剛性管理將越來越不適應現代企業的發展要求,而代表著新技術革命時代企業管理發展趨勢的柔性管理將獲得更多電力企業的認可和矚目,它以對人的管理為核心,強調人際關系,重視感情投資,塑造企業文化,致力于人力資源的開發、挖潛與配置效率,最大限度調動員工的主動性、積極性、創造性。

  “網絡教育”將成為新選擇。新冠疫情暴發后,線上線下教育機構為避免聚集而紛紛暫停對外營業,在線教育、云課堂等網絡教育再次被催熱,尤其是隨著AI在語音、圖像、視頻等領域成熟落地,網絡教育越來越被接受和喜愛。而伴隨著知識經濟時代到來,傳統的員工培訓模式已難以適應電力企業快速發展新要求,終身學習、自主學習、合作學習的理念深入人心,隨機學習、掌上學習、即時打卡等網絡教育將成為員工自我提升專業知識和業務水平的主渠道。

  “共享經濟”將成為新業態。新冠疫情讓共享經濟再次成為熱點話題。在災情陰影的籠罩下,“共享員工”這一全新的商業模式開始萌芽,繼盒馬牽手西貝之后,沃爾瑪、京東、阿里、蘇寧等巨頭相繼跟進。其實,“共享經濟”前幾年在我國曾經歷一段時間的“野蠻生長”,總計數以百計提供各種共享服務的企業應運而生,成為越來越多中國人日常生活方式的新選擇。

  “社會企業”將成為新形態。新冠疫情讓企業履行社會責任提升到新高度。事實上,近年來不少電力企業越來越關心社會服務及公益事務,主動投身于社會福祉和扶貧的各個方面,有的還設立了專門的公益類相關機構,通過用商業手段提供產品或服務,解決社會關心問題,創新公共服務供給,達到在追求一定的商業價值的同時又追求相應的社會價值的目的,在社會發展進程中發揮著潤滑劑和調節劑的功能。

  “危機管理”將成為新課題。新冠疫情成為今年伊始飛出的一只超級“黑天鵝”,也讓我國經濟剛從中美貿易協議簽約中松了一口氣后再次崩緊神經。其實,任何企業都無時無刻地面臨著各種不同的危險,無論何種危機發生都有可能給企業帶來致命的傷害。因此,樹立強烈的危機管理意識,建立嚴密的危機預警系統,健全靈活的危機管理機制,制訂科學的危機處理方案,將是電力企業自始至終要勤于練習的必修題。

  電力企業應對新冠疫情的“冷思考”

  不可否認,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帶來打擊與影響是難以估量的,但是凡事皆有兩面性,任何危機都是把“雙刃劍”,同樣的一件事,處理和對待的動機和方法不同,取得的效果將會有天壤之別。只有那些正確認識危機并做出徹底改變的企業,才能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化險為夷,把危機轉化為契機,成為真正的強者并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永遠保持不敗之地。面對這次新冠疫情,電力企業最迫在眉睫的任務便是既要具有理性冷靜的決斷能力,盡可能地將損失降到最小程度;又要保持樂觀開朗的精神風貌,滿懷理想和希望,努力做好該做好的事;更需要不斷反省反思,從中吸取深刻的教訓,在對危機處理的冷靜理性思考中做出戰略性、適應性的轉型與變革。

  一是用好政策支持。為更有效地應對新冠疫情對我國及地方經濟造成的沖擊,國務院及發改委、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人社部、人民銀行、銀保會等一些國家部委以及不少地方政府密集出臺了一系列關于稅費減免、勞動用工、緩繳社會保險、金融及資金融通、減免租金、支持復工復產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及減負措施,這些政策的實施有利降低企業的經營成本、緩解資金壓力、樹立市場信心。電力企業特別是疫區內受影響嚴重的電力企業要結合自己實際,加強相關政策的收集、整理與研究,把這些“好政策”用足、用實、有好、用活,充分利用好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產業政策和監管政策的“組合拳”,更大限度發揮出政策的協同效益,將“新冠疫情”給企業造成的損失降低到最低限度。另一方面,還要結合電力行業的特點,主動爭取包括適當延長新能源項目競價和平價申報時間節點、確保新能源補貼盡快到位等政策,為電力企業度過“疫情關”營造良好的政策環境。

  二是加強模式創新。新冠疫情讓企業經營環境完全發生改變,之前熟悉的商業模式、業務模式、運營模式在疫情面前變得難以為繼,需要結合新情況、新問題加以創新和發展,以滿足市場變化的需要。譬如,為避免發生接觸性傳染,疫情倒逼出“非接觸式”經營變革;不少企業還啟動了“網絡開工”模式,讓員工在家處于工作狀態并開展業務活動。這次疫情讓大家更加關注和思考這樣一個的話題,即傳統企業如何迎接和適應移動互聯經濟時代的來臨。其實,任何傳統模式的改變都需要借助巨大的外力來推動,正如2003年的SARS帶動了互聯網行業的大發展,2020年“新冠疫情”也終將會過去,但因其帶來的商業模式的創新將不會過時,甚至還會隨著5G技術的大發展而帶來大爆發。電力企業應當牢牢把握住機遇,加大產業經營、商業模式和管理方式的創新變革,優化自身組織形態、商業流程和資源系統,讓自己插上更能適應市場發展要求的“隱形翅膀”,以創新撫平疫情帶來的創傷,因為誰牽住了市場的“牛鼻子”,誰就擁有了未來。

  三是加快企業改革。新冠疫情表明我國城市綜合治理遠趕不上城市擴張的要求,這給企業管理的啟示是,如果出現類似的事件,企業該如何作出及時準確的決策并快速“止損”,如何有效避免出現“蝴蝶效應”?特別是隨著數字經濟時代到來,區域鏈和數化轉型讓企業組織形態和創新生態發生了重大變化,迫使電力企業必須盡快改變僵化的、封閉的組織狀態,重塑管理架構和責任機制設計,加大核心業務信息化改造步伐,盡快實現管理和業務線上運行,加強組織扁平化和業務平臺化,讓一線和“吹哨人”能夠發出更大“聲音”,使企業管理更適合信息化、網絡化發展要求,以信息化助推電力企業提質增效。與此同時,“新冠疫情”也是一次“用人機制”的大考,表現突出的得到了“火線提拔”,履職不力的進行了嚴肅問責,這有利于樹立講能力、重實績的用人導向,完善選人用人機制,把“有思路、有擔當、有作為”作為選拔干部的第一標準,讓有卓越才干的人盡快脫穎而出,更加激勵黨員干部在其位、謀其政、盡其責、成其事,因為在重大危機面前,決定企業高度的是領導干部的能力與格局。

  四是重視數字嫁接。新冠疫情雖對眾多企業帶來了巨大損傷,但危害程度呈現出“分層現象”,即傳統企業的受損程度要遠大于數字化企業。推進電力行業數字化與智能化轉型、促進能源革命與數字革命深度融合是大勢所趨、眾望所歸,這也將成為電力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電力企業要加快推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虛擬制造、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對傳統業務與工藝流程的“嫁接”,通過“全要素、全業務、全流程”的數字化轉型,全面推進電力生產、運維、采購、管理等各環節和流程的信息化建設,促進企業生產方式轉變、產品升級改造、工藝手段優化、技術水平提升,加強精益化管理、集約化管控、標準化運行,實現柔性化生產、個性化定制、遠程化監控,加大員工數字化、信息化技能培訓,更好地應對高素質勞動力短缺的波動,更加靈活地滿足未來產業發展的需求。

  五是強化危機管理。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新冠疫情又一次給電力企業敲響“警鐘”,企業發展成長總是充滿不確定性和處于“十面埋伏”之中,“灰犀牛”是大概率事件,“黑天鵝”不時從頭項飛過,“大風”則常起于青萍之末。企業唯一要做的就是打造好自己“金鐘罩”和“鐵布衫”,牢固樹立危機管理意識,心存敬畏、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超前做好預警系統和防控預案,建立健全危機管理機制,更加重視健康、安全與環境管理。只有把自己努力錘煉成擅長危機管理的“高手”,才能經得起市場的暗潮洶涌和風吹雨打,成為搏擊長空的“雄鷹”。實際上,企業最大的危機就是沒有危機意識,正如華為總裁任正非所說,“在這瞬息萬變的信息社會里,惟有惶者才能生存。”因為危險和機會從來都是一體兩面的,如果不重視危機管理,不能從危機中吸取教訓,心存僥幸,想蒙混過關,那必然會受到懲罰并悔之晚矣,就像古人所說的“前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是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本文刊載于《中國電力企業管理》2020年02期,作者系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投資有限公司總經濟師

中國電力網官方微信

      關鍵詞: 電力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400-007-1585      在線投稿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宁夏11选五最划算玩法 湖北快三单期计划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12bet什么是百家乐的三龙形态 旺旺高手论坛三肖 太平洋股票601099 海南体彩环岛赛电脑板 3d试机号走势图走 合肥配资公司 上海快3开奖l结果和值 双色球模拟选号投注